里约的“中国制造”传奇 华人经商一路向西

19
05月

  □特派记者 顾周皓

  早报巴西电 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在巴西这个地球另一边的国家,记者只能投亲访友,寻找各种可以获得帮助的渠道。几经周折,朋友介绍了里约一位年轻有为的浙江华侨Diego。Diego在巴西经营一家进出口公司,同时也是个资深球迷,谈起足球来很有见解,曾经去西班牙旅行时,特地去参观了皇马和马竞的主场。

  听说我们是来自家乡的记者,Diego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能不能帮我相亲啊?在你们报纸和网媒上都发一下,全浙江的姑娘都能看到,好带感啊。”

  好吧,这么简单的要求,怎么能不满足呢,而且必须办好。记者一口承诺下来,相亲的事必须优先处理,而Diego则在记者回到里约后的第一时间,约大家去他的公司做客。

  16日一早,我们在约定的咖啡馆见到了Diego。或许是出国闯荡多年并且执掌着自己的公司的缘故,80后的Diego看着年轻,行事却显得成熟老到。这样典型的高富帅居然在巴西这个女郎热情似火的地方找不到女朋友,还要我们来帮忙相亲?

  “因为越是在外国,我们就越传统,就像越是在外国,我们就越爱国一样。”Diego关于终身大事的吐槽就从这里开始,“巴西人对婚姻和爱情的观念和中国人可不一样。他们要开放得多。巴西女人跟你在一起,说不定哪天不开心一吵架就要跟你离婚,根本没有中国人那种要维系婚姻和家庭的想法。我还是希望能找个中国姑娘当女朋友。”

  Diego2008年来到巴西,先是在累西腓姐姐的公司中帮忙,顺便学习语言,两年前来到了里约热内卢,创立了自己的进出口公司,还在巴西注册了自己的品牌。平时过着公司和家两点一线的简单生活,最大的爱好就是去健身房。Diego说自己在巴西,过的就是宅男的生活。

  高富帅“宅男”求相亲

  离开里约热内卢市中心,Diego又带着我们前往里约热内卢郊区的卡希亚斯公爵城,在那里,我们见到了巴西华商尹相丛和亲友一起开设的“中国城”大型商城。商贸城占地1万多平方米,毗邻里约国际机场,经营范围包括日用百货、电子产品、文具玩具、箱包饰品等上万个品种,是华人在里约热内卢创办的首家大型商贸城。

  尹相丛也是浙江青田人,1992年来到里约热内卢。与众多白手起家的侨领一样,尹相丛在创业之初从“提包”开始做起。每天一早用蛇皮塑料袋装上一批日用百货,四处寻找商机,挣点价差。

  1994年,巴西发行新货币并实行“雷亚尔计划”,通货膨胀率大幅降低,经济开始复苏,内需得到极大提振。与此同时,在中国,市场经济开始蓬勃发展,小商品质优价廉。尹相丛敏感地捕捉到了带来的巨大商机,于是开始尝试进出口生意。很快,第一个货柜顺利运抵巴西并销售一空。

  从那时起,尹相丛走上了成批进口中国商品的贸易坦途。不仅如此,他与弟弟尹霄敏还创立了多个自己的品牌,由他注册的“alphacell”牌的电池,是劲霸电池在巴西市场的强力竞争对手,他创立的“尹氏”牌钟表,挂进了巴西的国会大楼。最近,尹氏兄弟还在宁波梅山保税区投资成立了仓储公司,开始转向国内发展。

  Diego介绍说,在巴西,华人在经历了白手起家的过程之后,基本会向两个方向转型,一是开设店铺,从事零售;二就是成立进出口公司,进行国际贸易。里约的华侨群体,正在从摆摊卖货的经营方式,向国际贸易发展。

  华人一路向“西”

  在Diego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位于里约热内卢市中心的海关街。确切地说,这里是个热闹的商业街区,街边各种商铺林立,很有点环北小商品市场的风格。而海关街则是其中最繁华的一条。之前听说这条街上有很多中国人开的商店。不过到了那里却只见到了一家中国人开的商店,而里面只有巴西店员在看管店铺。

  接着Diego带我们拐过了几个街角,来到另一条康塞桑街上。Diego说,海关街那边客流多,但是店铺租金也高,还只能做零售。已经很少有华人去那边开店。大部分华侨都会选择康萨桑街上的店面,不但租金便宜,还可以做批发。

  在康塞桑街上,我们见到了一对来自浙江青田的年轻夫妇――夏先生和陈女士。两人是在葡萄牙结识的,然后一起从葡萄牙到西班牙经商,又在欧洲金融危机之际来到了巴西。据他们介绍,华人在里约热内卢市中心的店铺大多从事批发生意,主营日用百货、小家电和电子产品。他们大多从义乌进货,然后在巴西批发。记者注意了下店铺里的商品价格,的确比平时在巴西商店中见到的要低廉很多。

  离夏先生的店铺不远,我们又见到了同是来自青田的陈女士。陈女士来巴西已经10年。前几年一直在圣保罗。陈女士说,刚到巴西的华人主要聚集在圣保罗,在那里的早市上摆摊做生意,作为创业的第一步,等到有一定经济基础了,就会考虑来里约热内卢或者其他城市。“在圣保罗做生意很艰难。”陈女士说,“那里的警察看到经商的华人,直接伸手要钱。而里约就好一点,这里的警察是抓到你把柄了才跟你要钱。但是里约物价房租税收都比圣保罗高,起点更高些。”